<dfn id="pfhz3"><th id="pfhz3"></th></dfn>

    <th id="pfhz3"></th>
      <cite id="pfhz3"></cite>

          <big id="pfhz3"><video id="pfhz3"><progress id="pfhz3"></progress></video></big>
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pfhz3"><address id="pfhz3"><th id="pfhz3"></th></address></video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fhz3"><nobr id="pfhz3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pfhz3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pfhz3"><sub id="pfhz3"></sub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pfhz3"><thead id="pfhz3"></thead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fhz3"><sub id="pfhz3"><progress id="pfhz3"></progress></sub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fhz3"><menuitem id="pfhz3"><listing id="pfhz3"></listing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給自己積極的信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20-12-09 11:27:16
                    詳情
                    不管你先天條件如何,人總是與煩雜相伴,哪怕你遁入空門。而且,世界上本無空門。也就是說,如果你想逃避煩雜,你注定無處可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面對煩雜困頓,人就有兩種抉擇:
                    積極
                    消極

                    積極者,視煩擾困厄為必然階梯,坦然面對,咬牙前行。路過皆為風景,追求只在前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消極者,總問“為何只對我”,一切皆有逃避的理由。走走停停,路邊一草一木一風聲皆可成為放棄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,常論也,可謂之雞血之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趣的是:

                    積極者,過程的瞬間,往往比消極者還消極,往往把困頓放大十倍,然后痛徹,然后想想“十倍亦不過如此”,然后打點行囊,一聲口哨,一句“去你大爺的”,釋重上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消極者,過程中常常因為幾次機會而沾沾自得,瞬間里常常表現得比積極者更陽光。但曇花一現,機會里又見困惑,又見不順,所以又歸怨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更有趣的是:

                    積極者的付出并不比消極者多,甚至因為積極,總能從不斷的復盤中找出高效能的解決之道,找到新的希望,故總能讓自己更輕松地駕馭一切。積極者也會表現出比消極者更忙的狀態,那是積極者在創造比消極者更大更遠的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消極者的努力遠比積極者更多,甚至因為消極,會不斷地重復一些困難,或者不斷地尋找“更適合自己的平臺”,然后在平臺上又遇見更大的困頓,產生更多的怨懟,形式更大的負能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積極者更大條、更豁達一些,有話直說,尤其是認為有問題的事情都會當面問清楚,不會生悶氣,更不會“想多了”。而消極者看似“看透而無動”,但卻極其敏感,經不得半點風吹草動。而且消極者總是自己尋思,有問題也不說,常常被別人說“你真的想多了”。所以,積極者往往比消極者的人生長度更長、質量更高,就是更健康長壽。消極者也一樣會成功,但整體生存質量、生命長度均低于積極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積極者的職業生涯常常會出現階梯形狀:從一個臺階奮然邁向另一個臺階,所謂上進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消極者的職業生涯往住會有一種“W型發展”現象:在努力一段時間后,已接近一個高點,可以踏高躍進了,但此時往往“不公平”感特別多(如為什么我能力夠了卻不能得到提擢),越接近臨界點越負向,最后轉換山頭,朝著“另一個可能的美好”山腳走去。W的結點也許是整體上升的,但其成長成本是遠高于積極者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辦法,墨菲定律也好,“上天注定”也好,積極者總是比消極者幸運,陽光總是照向面朝陽光的人。所以愈積極愈幸運,愈消極愈不遇。所謂“福會連至,但禍絕不單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積極也好,消極也好。雖然受制于從小的教育,雖然受制于不可抗的外界影響,但人是可以強制自己切換二者的頻道的。當然,積極者切換到消極者頻道者較少,唯一的課題就是:消極者如何切換到積極的場域中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短痛”是最直接的捷徑,也不需要多大的勇氣與努力,只需要反復確認——“我真的要變成積極者嗎?無論現在有任何的誘惑”。對!反復問自己,可惜的是,很多消極者含消極地問自己同樣的問題,然后在第二次問的時候,“不是切換就能改變”的理由就冒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是堅持,尤其是不遂心之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然后,就是多與積極者為伍,學習、學用、趕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很氣人,幸運多是眷顧積極者,而不是看上去更“優秀”的消極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的積極者是假的。比如一些天生優沃的人,不知眾生之艱,也常常會高談一些積極理論言論。這群人一旦被抽去“優沃”條件,往往是更大的消極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用一段經典來注腳: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保持積極的思想,因為你的思想將成為你的言語;保持積極的言語,因為你的言語將成為你的行為;保持積極的行為,因為你的行為將成為你的習慣;保持積極的習慣,因為你的習慣將成為你的價值觀;保持積極的價值觀,因為你的價值觀將成為你的命運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湖南湘湘鄉電力建設有限公司 版權所有      地址:湖南湘鄉經濟開發區大將北路016號06棟      湘ICP備2021000171號-1
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成年网站色a,老少配毛片,韩国高清性毛片,yy6080高清影院理论自拍,口口A片